• 梅西税案是马德里的攻击 世界杯后或退出国家队

    梅西税案是马德里的攻击 世界杯后或退出国家队

    昨天的头版头条,是梅西的独家专访。梅西直言不讳的指出,税案是源于马德里对他的攻击。同时梅西确认,他有可能在俄罗斯世界杯后告别阿根廷队。梅西首先回顾本赛季:“我们整

  • 年少不再时,才敢怀念你

    年少不再时,才敢怀念你

    阿豪是个富二代。我12岁刚遇见他的时候还不懂“富二代”这个词儿,只知道他可以一夜之间变出很多我们要吃上半年才能凑齐的奇多英雄卡,过不了几天就会换一个新的书包……那时候

  • 不成瘾,不算爱

    不成瘾,不算爱

    前段时间做了一桩媒,女孩是同事孙大姐的女儿,男孩是我堂弟,都挺优秀,才貌俱佳。两个人站一块儿,谁看了都说般配。他们谈了两个月,看起来进展不错。我正沾沾自喜时,孙大

  • 向心灵靠近

    向心灵靠近

    人都在向心灵靠近。生命产生,就在做一个离心运动,有一个离心力,在将生命推向现实的世界。生命就如同从心灵中心产生的水珠,然后不断的甩向现实。生命,追逐物质、追求名利

  • 一位成功男人的“哄妻”处方

    一位成功男人的“哄妻”处方

    从我下海的那一天起,妻子就辞职在家一心一意地做贤妻良母,我的生意越做越大心气儿越来越高,慢慢地就发现她跟不上趟了——我说什么她听不懂想什么她不理解,而且她的脾气越

  • 想要犯罪不容易

    想要犯罪不容易

    早已迈入大龄青年行列的大伟最近心里烦着呢。他一连谈了几个对象,人家不是嫌这,就是嫌那,一个都没有谈成。这也难怪,相貌平平,收入微薄,车房皆无,哪个姑娘肯嫁给他?正

  • 西塘的水上清洁工

    西塘的水上清洁工

    那年八月下旬,我和六妹来到西塘,一个小小的江南古镇。黄昏,我们沿着临河的长街漫行。一条小船在彼岸酒家楼下微微浮动,船夫坐在船头,悠闲地抽着香烟。此人三十出头,身瘦

  • 哪个瞬间,让你发觉父母老了?

    哪个瞬间,让你发觉父母老了?

    网上有一道数学题,“妈妈26岁生下我,之后的20年中,妈妈每天都能看到我,现在我22岁了,平均半年回家看妈妈一次。今年妈妈48岁了,如果妈妈能活100岁,那么妈妈还可以活52年,如

  • 伪小人

    伪小人

    说真话不容易,让人相信真话也不容易。如果我说不喜欢名牌西装。这话就很难让人相信。很多人惊诧之余,总是从狐疑的笑声中透来诘问:你是买不起就说葡萄酸吧?你是腰缠万贯不

  • 退一步,回到心灵

    退一步,回到心灵

    在生活中,因为生性愚钝、老实木讷、反应迟缓,所以我干什么事都慢半拍或者几拍,实在是与这个时代的快节奏步伐相悖。因为这样,我总以为前面最好最美的花朵一定是别人的,最

  • 最初的感觉很重要

    最初的感觉很重要

    1高中时,我到县里的中学读书。同村的娟也在这个学校,和我同班。当时她学习好,人也长得好看,所以刚入校身边就有不少男生围着转。我也陆陆续续收到了几封情书。说实话,我俩

  • 一个电视台家伙的抱怨

    一个电视台家伙的抱怨

    老实讲,为了写这篇破文章,我得把自己搞得很愤怒,事实上,我得吃多少瓶安定才能让我保持心平气和,你说挣点稿费容易吗?鄙人是个80后,2000年我放弃了当民工的理想而做了学生

  • 过河拆桥

    过河拆桥

    圣地亚哥一个教长想学巫术,他经过多方打听,知道了离此不远的特莱多市的巫师堂伊南是个高手,就上门求教。他找到堂伊南家时,正是中午,这位巫师热情地请他吃饭,饭后又为他

  • 首页 1 末页 113